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仲肇舒的博客

美加边境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日志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2016-07-24 09:35:44|  分类: 日常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普沃 —— OPUWO,纳米比亚西北边远城市。当我接受在那里承建农业部给水办公室项目时,曾问“OPUWO”是什么意思,有人告诉我:“NO WAY OUT —— 无路可走”,我愕然。

奥普沃是纳米比亚唯一保留的原始部落地区,那里的黑姆巴斯部族男人头发留得像古希腊角斗士,女人上体裸露,下体兽皮遮掩,通体涂成棕红色。偏僻的位置,奇特的风俗,使其成为游客们想去而难去的神秘地方。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我在奥普沃逗留了近一年时间,工作嘛,说好听的是负责外交(联系农业部、项目专家组和当地有关部门)、经济(管理财务)、物资(供应工程材料),说不好听的就是在外面跑腿、给当地劳工发工资、开车采购运货。这样的工作使我不断来往首都与奥普沃之间,吃尽了行车千般辛劳,也饱览了沿途奇异风光。

从温得和克开车到奥普沃有730多公里,决不能以国内高速公路想象这非洲的七百多公里距离。前480公里柏油路,路好车少好开。到卡曼加(KAMANJAB)转入沙石路,路面是沙石土碾压而成。256公里除了时有动物陪你极少人烟。纳米比亚气候分旱季和雨季。对奥普沃路段来说,旱季,大风吹起沙石尘土,路面高低不平。雨季,砂石路面常被大水冲成段段沟槽,形成搓衣板路。奥普沃当局有一辆大型平地机来回维修路面,往往前面路拖平了,后面又被车碾出沟槽。有一次当地交通部门跟我闲聊,说如果我有平地机可以来承包沙石路保养,每年付我一百万纳元(当时相当一百四十多万人民币)。当然我买不起价值百万的平地机,就是买得起,一个人每天在两百多公里的荒野沙石路上来回操作,除了莽荒苍凉大地就是野兽动物世界,我会发疯的。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遥远的奥普沃给我的刻骨记忆是“车在路上,囧在途中”。

第一次去奥普沃看现场正值雨季,我和另两位老资格开一辆越野车前往。知其路途遥远,听说路况艰难,特意做足“功课”--- 保养了车辆,加足了油箱,另备了油桶,准备了地图,临走时顺手扔上一根钢丝绳。到卡曼加拐入256公里砂石路,天下雨了,越下愈大,路面很快冲出道道小沟渠。临近奥普沃,天已昏暗,眼前突然出现一段水泥路面,路旁闪过一块桥梁标识,说明前方是桥梁。我的眼睛余光看到桥梁标识下口还钉着一块简陋的木牌,上面简单地画着一个弯曲箭头。我急喊一声“注意!”车子已沿着水泥路面冲上桥面,一头栽进桥那头水里。原来桥被大水冲断,临时设置的木牌箭头指示左转走便道。车头栽进水里,进退不成,四轮驱动也上不来,我们傻眼了。走来两个过路的,对着歪头栽下水的车子哇哩哇啦地说着当地话。我赶紧招呼,做着手势请帮忙推车。他们和我们一起推拉小车,几次也上不来,无奈离开。天渐渐黑下来,我们浑身湿透,毫无办法。约一个小时后,一辆卡车亮着车灯自远而来。看到我们车歪水下,黑人驾驶员主动停下,说只能拖出,但没拖车绳。我想起出发时随手拿的钢丝绳,车上翻出,栓住两车,小试几下,终将下水的前轮拖上断桥。我们大大松了口气,掏出五十纳元感谢驾驶员,对方惊喜不已,对我们千恩万谢。

奥普沃,干嘛面还没见就给了个下马威?麻烦刚刚开头,苦难还在后面。

奥普沃项目部有两辆车,一日本产4轮丰田牌吉普,一印度产6轮塔塔牌卡车,外出需要开走一辆,另一辆留在项目部。

卡曼加是前往奥普沃最后一个城镇,三岔路口建有到奥普沃唯一的加油站。纳米比亚所有加油站都是驾车人的“港湾”,有商店可购买食品,还有微波炉供你自助加热。加油工作人员会为你汽车免费擦洗挡风玻璃,加水和轮胎充气,当然你给小费他们会更热情。我每次往返温得和克奥普沃,都要在卡曼加加油站停脚,加足油水气,检查车况。特别要检查轮胎和备胎气压,砂石路特伤轮胎,途中爆胎寻常事,这也练就了我一个人能熟练换补大小车轮胎的本事。

卡曼加也是到奥普沃前唯一有手机信号的地方,每到此地拐上砂石路时我都要用手机给项目部打个电话:“现在几点几分,我离开卡曼加了”。这是我们的约定:项目部接到我从卡曼加打来电话,如果6个小时还没到奥普沃,立刻安排几个人带上工具和钢丝绳开车向卡曼加方向一路寻找。因为途中爆胎了,可换上备胎继续前进,但之后如果又爆胎就无备胎可换了,汽车只有“瘫”在路上。刚开始时我开越野车第一次遇到这样情况时束手无策,只能坐在车里打双跳灯“听天由命”。等到天黑透才看到卡曼加方向来了一辆车,立即站在路中间摇晃着应急灯拦住。那次是奥普沃当地政府的车,我介绍了自己说明了困境,用中文写了救援信,请他到奥普沃时交到我们项目部任何中国人。奥普沃只有我们几个是中国人,项目部住地也是政府的房子,在当地颇有“知名度”。他弛车半夜到了项目部猛敲大门,送上了我的“鸡毛信”。下半夜我等到了项目部卡车和来人,当场修补两爆胎,送到卡曼加加油站充气再送回现场装上。开回奥普沃时,又红又大的非洲朝阳已照遍大地。自那次以后,我们约定了离开卡曼加时打电话,6小时不到家出动人车寻找的办法。

但这也并非万全之策。

那年冬天,我和当地黑人驾驶员开着满载大卡工程从温得和克回奥普沃。卡曼加加满油水气后驶入砂石路,给奥普沃项目部打了电话,估计晚九点能到。离奥普沃只有三四十公里时一后胎爆胎,换上备胎,行驶中又听见嘶嘶冒气声,胎漏气了。这样的情况在平坦柏油路上慢漏气可慢行,而重车在高低不平的砂石路上却撑不了多久。轮胎瘪下不能走时,只能停下呆等项目部驰援。见按约定时间我们的大卡车未到,项目部开着吉普车沿路找到我们,卸下轮胎与备胎一起送几十公里外的奥普沃加油站修补充气再送回装上。这里离奥普沃不远,已是午夜时分,装备胎麻烦放小车上带走明天再说。小车快我叫大家先走,我驾车随后就到,吉普车一溜烟走了。我和黑人驾驶员启动大卡,没开多远,听到“哧——”一声,车慢慢歪向一边,显然内胎没补好跑气了。我们傻眼了,吉普车走了,是否再回头不知,只能板等。奥普沃的冬夜冰点之下,空旷的荒野寒风凛冽,身上的薄棉衣难御透骨寒气,为取暖我从驾驶室下来围着塔塔大卡车一圈一圈地跑起步来。一会儿,黑人驾驶员到四周找来干树枝,点燃起篝火。我也坐到火旁,双手烘向火堆。人类从非洲走来,茹毛饮血,钻木取火。如今我走进非洲,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遥远的奥普沃,寂静的星空,难忘的篝火,我思绪翻腾,不能自己。

天色泛白,有灯光自身后远远而来。我们跳起来,跑到路中间,拼命向灯光挥手。一辆给人印象深刻的车顶装着一排灯的越野车停下,车窗打开,一张长满络腮胡须红光满面白人老头的脸露出,“What’s happened?(怎么啦?)”他看到了歪在路边的卡车,接着说“Broke down(抛锚了)”。不用我们开口,他招手:“Come on(跟我走)”。一个爽朗的白人老头儿!黑人驾驶员原地看车,我上了越野车。车里暖气很足,我看见老人上身穿着棉衣,下身只穿着裤头,有点滑稽,对他翘起大拇指哈哈大笑起来,他也笑了。我问他是干什么的,他简短回答:“Meat Co.”见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学起牛羊叫声,我知道了——“肉联厂”。

快到奥普沃了,远远看见项目部吉普车驶来。我叫老人停车,老人很灵活,闪了几下大灯,对方车停下了。看见我从老外的越野车出来,他们解释昨夜回去后倒头就睡了,大门都开着留我。早上起来发现大门还开着我没在,知道坏事了,急忙带人上路找来。我说还在原处,你们处理吧,我跟老头车回奥普沃。

遥远的奥普沃有非洲大地千里之行的颠簸畏途,也有非洲大地冉冉升空的朝阳星月,更有与人类共享非洲大地的动物精灵,我的旅途充满辛劳、快乐和刺激。

纳米比亚有十个野生动物保护区,最大的叫埃托沙国家公园(Etosha National Park),面积22270平方公里。它与2万平方公里的南非格鲁克野生动物园和4000平方公里的肯尼亚马塞马拉野生动物园一样,活跃着大量的珍禽猛兽,这些动物与黑人才是非洲大地的主人。

埃托沙幅员辽阔,去奥普沃的砂石路有很长一段沿着埃托沙护栏围网,防护难免百密一疏,路上常见漏网之兽。从首都开到砂石路时通常都到了晚上,大光灯下常见野兔沿着光柱向前跑,兔子的“趋光性”经常使它不知拐弯跑下公路,稍慢便会撞上。我夜晚行车曾多次不幸撞倒这样的倒霉兔,都给黑人驾驶员拿去改善伙食了。兔子剥皮容易,头上用刀开个口,能很快剥脱下完整的皮。夜晚我也遇到过羚羊(Springbok,南部非洲的一种跳羚),它在大车灯下飞速奔跑,但很快就会跳离路面潜入夜色。清晨路上常见到被车撞死的动物,大多是小动物如兔子、珍珠鸡、野猪之类,天上飞翔的苍鹰秃鹫很快会扑下清理干净。非洲行车路遇大动物不是好事。那年中国大使馆的司机开着奔驰带着国内来玩的大使女儿女婿出游,路上撞到了羚羊,奔驰车气囊保护了乘车人,车毁人未伤,一时成了中国人圈子传播的新闻。

在遥远的奥普沃一年旅途中,我有过多次与“非洲主人”们不期而遇的经历,有的路遇惊喜,有的惊异,还有的是惊魂,终生难忘。

最惊喜的路遇有两次。有一次驱车去首都,途中看到路旁的野地里有一群斑马,显然埃托沙有护栏出了问题,它们集体“大逃亡”出了界。斑马是埃托沙保护区里最常见的动物,常是几十匹在一起。看到我的车来它们跑起来,一时间尘土飞扬,我也加快了车速,与斑马们来个PK。可惜,不一会斑马群转弯奔向埃托沙方向消失在丛林之中。更惊喜的一次是路上遇到几头长颈鹿在砂石路上慢条斯理地踱步,我按住内心喜悦极力放慢车速,轻轻靠近停下,近距离地欣赏它们,昂头难见其项背。它们没惊跑,一会儿缓缓迈步,我静静地目送它们慢慢离去。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最惊异的一次,我与同事老李驾车回奥普沃,在紧贴埃托沙野生动物保护区围栏的路上行驶时,突然看见一头硕大的非洲旋角大羚羊在路右与车比肩飞跑。这种大羚羊本地人称“Kudu”-- 咕嘟,身大如马,奔跳灵活,头上双角螺旋状,颇具观赏性。这头咕嘟显然是从一米高的埃托沙围栏跳出的,我按着喇叭赶着它沿路向前奔跑,狂跑很长一段距离后它奔上一堆岩石,跳向埃托沙公园的围栏。也许是它跑累了,没能跳过,滚下岩石。爬起再跳,还是没跳过,又滚下岩石,头撞到了石头。如此再爬起再跳,终于倒在岩石下。我们停在路上不断按着喇叭吓它,当它倒下不再起来好一会我们才下车走近。只见咕嘟瘫在地上,四蹄抖动,大口喘气,渐渐好像不行了。我和我的老李手上都有刀子,我的是一把漂亮的瑞士军刀,这把小小的多用瑞士十字军刀与其说是用来防身的不如说是壮胆的,连我自己都感到好笑。老李是机械工长,有一把钢锉打磨的装了把子的锋利快刀。看到咕嘟垂死状,他说杀了它,把腿和角割下带回。我心想,假如它垂死挣扎一抬角,我们就完了。犹豫间我突然看见咕嘟睁着的双眼似乎有泪水打转,“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我的心不忍地抖呵起来。我说不行,前方有检查站。这是实话,野生动物保护区设有动植物检查站,有军人值守。不过他们从来不查我们,有时搭我们车去卡曼加或奥普沃,我们路过有时也送给他们一点从首都购买的食品。咕嘟还在垂危喘气,我们离开它回到了奥普沃。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第二天项目专家组保登米勒先生从温得和克来检查工程,听我们说到咕嘟一事,大感兴趣。保登米勒先生是个风趣的德国老人,络腮白髭。原来是一家建筑设计所老板,破产了,被专家组聘请为监理。在温得和克他经常骑一辆豪华的宝马大摩托,显眼的头盔,张扬的目镜,皮衣皮靴皮手套,特别拉风。我去过他在首都城外的住所,屋内墙上镶嵌着不少非洲工艺品,院子里养了一条凶猛的德国牧羊犬黑贝,花园四周长满高大仙人掌作为围墙,花园内径铺着厚厚的鹅暖石,走上去哗哗作响,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听我说咕嘟断气在埃托沙公园围墙外的事,保登米勒先生要我陪他去一趟,他想要咕嘟制作标本。我说也许死咕嘟早被鹰隼叼了,他说这么大的动物叼不走,埃托沙的狮豹等猛兽出不来护栏围网。即使肉被鹰隼啄了狮豹吃了,咕嘟头角还在,咕嘟旋形头角是难得的工艺欣赏品。盛情难却,与专家们友好相处也是我的“外交”职责所在,我和保登米勒先生驾车又回到昨天与咕嘟相遇的岩石。爬上一看,什么都没有,一点痕迹都没有。“也许”,我对保登米勒先生说,“它又活过来,跳进了埃托沙公园”。我指指旁边连绵的埃托沙护栏围网。他默默点头,看得出他的失望,我心里却一阵轻松。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最惊魂的一次路遇几乎成为我一生的梦魇。

那天,公司翻译赵老师搭我的塔塔大卡从首都去奥普沃,走到毗邻埃托沙保护区砂石路段时夜色正浓。非洲的夜银河高悬,星空如洗,山峦隐隐,百溪潺潺,正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诗意时刻。赵老师是第一次去奥普沃,我们一路行车一路聊天,听他谈所见沿途奇峰异石,听我聊奥普沃风土人情,勾起他对奥普沃神秘原始部落黑姆巴斯的期待,特别是一睹上身赤裸女人的向往。

不觉间,月上柳梢头,车过半山岗。在上次与咕嘟赛跑较劲的山坡,路凹里突然传来“欧——”的吼叫,紧接着横穿出两大一小三头大象。我们大吃一惊,急刹,车子惯性地向前移动。两头大象吼叫着从车头急急跑过,卡车停住了,小象歩慢,被车与大象分开在车后。此时,一头大象又转身冲到车前,显然这是头护崽的母象,回头寻找失散的小象。车灯下,狰狞的象头张开着双耳,高举的象鼻和锋利的象牙就在挡风玻璃前,塔塔大卡车是平头车,尺余而已,我看得真真切切。我感到血涌上脸,双腿发软,心里不自觉地喊声“完了!”赵老师连连惊叫“快!倒车!倒车!”我下意识地急吃倒车档,松刹车,踩油门,车向后猛窜,拉大了与象的距离。一瞬间,小象冲出跑到大象身边。又一声“欧——”巨吼,三头非洲象从大灯柱里消失在路旁的黑暗中。我和赵老师瘫坐在驾驶室里,好久谁也没说话。我的脚还死死踩在刹车上,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满脑子映现的还是刚才的情景:象奔,象吼,象鼻,象牙。非洲大象公母都长有长长的象牙,护崽的母象从来都是象群的首领,连虎豹都不敢惹。刚才只要她再向前一步,或者用鼻子甩一下车窗,我们就永远永远地……。 

 

一组纳米比亚埃托沙野生动物保护区游览照片: 

(奥普沃途中的埃托沙国家公园奥乔大门)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1)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评论这张
 
阅读(6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