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仲肇舒的博客

美加边境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日志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2016-07-26 15:57:15|  分类: 日常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埃托沙野生动物保护区毗邻奥普沃,虽有护栏围网,能拦住想出去的动物,却拦不住想进去的人类。动物偶有袭击人类,人类时有偷猎动物。奥普沃有人干偷猎的勾当,他们与其他非洲偷猎者一样,最感兴趣的是象牙。他们喜欢向中国人兜售象牙制品,温得和克私下做象牙买卖的黑人会说的中国话就是两个字:“象牙”。

在奥普沃我没遇到过“象牙买卖”,但碰到过其它“动物生意”。一天,同事说门口有人找,走到门口,一个黑人和一个黑姆巴斯男人站在那里。我奇怪,黑姆巴斯是奥普沃原始部族,我们很少打交道。黑人问:“你们要豹子皮吗?”“什么?豹子皮?”我诧异。黑姆巴斯从包里拿出一张兽皮,棕色花斑点缀其上,真是一张金钱豹皮!“多少钱?”我问。“300纳元”,对方答。我不知道国内有无豹皮卖,价格如何,一张野生豹皮只卖相当于人民币400多元,太便宜了。但,能带出纳米比亚海关带进中国海关吗?黑人翻译给黑姆巴斯听,对方说,没有问题,可以开证明。我好想笑,他以为他是谁,开一张“黑姆巴斯生产队”猎豹证明就能进咱中国海关?我们拿过豹皮欣赏查看,同事发现了皮上有小蛀眼。显然,不是熟皮,就是俗话说的皮子没硝好。可惜了!这样的豹皮即使能带回家,“画虎不成反类犬”,黄梅天会发霉,三伏天会发臭,铺在客厅挂着墙上都成就不了山大王座山雕。我指指豹皮上的蛀眼,黑姆巴斯男人马上降价到200纳元。我婉拒说下次有好东西再来,生意没做成,打发走了。

(图片来自网络)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想不到过了几天他们又来找我,问我要不要犀牛角。天啊,犀牛角?那可是贵于象牙的稀罕物,可制作上乘工艺品,也可入药。听说有人为走私把犀牛角切成薄片分散藏在身上过海关,更有甚者把犀牛角磨成粉,用水调和,寖透衣服,晾晒干穿在身上过关,以后再水漂析出成粉来制药,无所不用其极。我是在温得和克学会“犀牛”英文“Rhino”的,那里有以犀牛命名公路、街道的。非洲大象有双牙,我摸过象牙,非洲犀牛鼻上有双角,真想体会一下手捧犀牛角的感觉。我对来者说:“拿出来看看”。谁知对方说:“我不能把犀牛角带身上。”我明白了,纳米比亚法律规定走私犀牛角是重罪,据说判刑40年,等于无期徒刑了。犀牛偷猎者慎之又慎,带着怕翻船。我问价格,对方答3万纳元一公斤。同事说便宜,说国内是30万元一斤。不知他从哪知道国内价格的。黑姆巴斯约我明晚去看货,他说的那地点是一片树林,又是晚上,我就是傻子也不会去的,本来就只想看看。即使他们真心想把犀牛角卖给我,我也没钱。就是白送给我,我敢带出纳米比亚海关,带进中国海关吗?我问你们有出海关的证明吗?他们摇头。本来就是多问的,犀牛角的生意也就到此为止了。

(野生动物保护区里的犀牛照)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环保工作者有句响亮的口号:“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豹子皮,犀牛角,我制止了两笔买卖,但未能制止已经发生过的豹子和犀牛的杀害。我想,正确的口号应该是“没有杀害,就没有买卖”。

 

纳米比亚中小学教育免费,大学收费,教育质量如何不得而知。公立医院免费,但缺医少药设备差,疗效如何不敢苟同。来自杭州的中国医疗队常年入驻温得和克医院,主要从事针灸拔罐推拿等传统中医治疗,名气很大,连鲁乔马总统都找医疗队看病,与医疗队成为朋友。私立医院医疗条件优越,设备先进,收费很高。遥远的奥普沃只有一家医院,规模尚可,建筑物所有外墙都是赭红色,近似黑姆巴斯女人红泥肤色。医院里除本国医生外,还有来自与纳米比亚关系良好的古巴的援助医生。奥普沃医院是多年前由中国江苏国际镇江公司承建的,施工过程中镇江公司财务负责人在奥普沃砂石路上因转弯翻车不幸殒命。每每驶到沙石路事故发生地弯道时,随行中纳人士提及此事,我心中不禁戚戚黯然,难免兔死狐悲之感。

非洲疾病较多,最可怕的病是艾滋。纳米比亚环境卫生差,国民性趣天然,常见女人留情男人留种有妈没爸的孩子,艾滋病人和艾滋携带者较为普遍。政府为治疗和预防艾滋不遗余力教育国民知艾防艾,几乎每一所公立医院都有很大的预防艾滋宣传广告。

下图我摄于一家医院门前的防艾宣传广告,上行文字内容:“我告诉了我的孩子们关于性和艾滋病病毒的知识” 副部长 Pohamba Shifeta 。中行:对你的孩子们说说艾滋病病毒和艾滋病,这样做能够挽救他们的生命。下行志愿者标志与口号:自我英雄,控制艾滋。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奥普沃医院大门外防艾宣传广告牌醒目,写着本医院住院多少病人,其中艾滋病人多少,死亡多少,占百分比多少。医院里多处设有免费自取的避孕套。

   时时处处的防艾广告,是对纳国人的教育和警示。对孤身在非洲打拼,“看老母猪都是双眼皮”的中国男人们也是一种提醒:这里的女人是老虎,双眼皮的是艾滋老母猪。洁身自好,清心为本,寡欲是福!

除了艾滋,常见病还有疟疾,这是非洲的地方病,奥普沃亦不能“免俗”,无所不在的花蚊子令人防不胜防。疟疾,俗称“打摆子”,在纳中国人都会按疟疾英语“Malaria” 发音叫“马拉利”。为防马拉利,入驻奥普沃蚊帐不可少,还要每周一次定时服预防药,配以“劲酒”下药,我们通常喝到处有售的俄罗斯伏特加。虽然如此防范,喜欢晚上赤膊在院子里乘凉的老李还是得了打摆子,高烧不退,忽冷忽热,我们特别担心老李得凶险的脑型恶性疟疾,那会送命的,赶紧送奥普沃医院就医。我们相信,疟疾猖狂的奥普沃地区唯一的大医院一定有其专业治疗疟疾的“独门秘诀”。

奥普沃医院医疗医药免费,住院免费,住院伙食也免费,白吃白住白看病,共产主义。到了医院,看到里里外外到处是病人,尤其是赤裸上身的男女黑姆巴斯人为多,大概是来混吃混住的吧。医生验血后不出所料确定是疟疾,需要住院治疗。因为是中国人,医院特意安排了单人病房。送老李进病房,门上贴着“特等病房”标志,病房窗明地净墙白。只是里面空空荡荡,病床、柜子、椅子等什么都没有,坚壁清野似的。我们立刻开车回基地带来一套睡的垫的盖的,床就不带了,将海绵床垫直接铺在地上当“榻榻米”,并决定不吃医院免费伙食,每顿从基地送饭。安顿好后,一个黑姆巴斯男人进来,满面堆笑,说什么我们不懂,看得出友善。老李住了四天院,每天都有不同的住院病友来串门,黑人的,黑姆巴斯的,男的女的都有。一般不进来,依在门口,挥挥手,笑笑,说几句,都很友好。不奇怪,就像中国西北甘肃青海新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小县城医院一个外国人住进医院,住同医院的土族东乡族锡伯族病友到他的病房门口看一眼,打打招呼,回家也有跟四邻吹牛的内容,很正常。

 

说说奥普沃地区纳米比亚唯一保留的原始部落黑姆巴斯人。

黑姆巴斯英文是“HIMBAS”或“HIMBA”,书面译为“辛巴人”“辛巴族”,我觉得按其发音译作“黑姆巴斯”更贴切,奥普沃当地人发音亦如此。

黑姆巴斯人于十七世纪自安哥拉高原移居纳米比亚,游牧为生,曾是富庶的强盛民族。随着时光流逝,黑姆巴斯部落逐渐凋零,目前只在奥普沃地区存在。他们远离城市,部落群居,男女老少都蜗居在荒野简陋的泥草窝棚里,依然保持着几百年来的原始游牧生活,堪称纳米比亚人类的“活化石”。

黑姆巴斯人惹人注意的是女人,她们终年终生上身赤裸,下身兽皮遮盖。用羊油与当地的红赭石粉调和涂抹全身皮肤、头发和下身遮盖物及个人常用品,成为中国人称呼的“红人”或“红泥人”。黑姆巴斯女人从不洗澡,也无法洗澡,散发的气味可想而知。她们如此“扮装”据说夏防太阳,冬御寒风,蚊虫不叮咬。

黑姆巴斯女人爱美,她们不但红泥涂身。而且精心编织涂满红泥的辫子,那辫子也一定是终身不再清洗梳理的。她们喜欢在自己红泥之身的脖子、手腕和脚腕上佩戴各种项圈、项链、腕链,下身和肩上披上涂满红泥的兽皮,腰间系上涂抹红泥的装饰腰带。这些在她们眼里都是美。

黑姆巴斯的男人肤色与奥普沃当地黑人一样黝黑,着装除了经常赤膊与当地黑人区别不大。他们可找多个黑姆巴斯女人做老婆,娶多少老婆要看他有多少牛羊,只要给女方家送一定数量的牛羊驴就可以把女人娶回家。黑姆巴斯女人的任务似乎就是为黑姆巴斯男人生一堆孩子,每一个黑姆巴斯家庭都有很多孩子,只要是活的,都住在树棍树枝茅草搭建的泥窝棚里。有些黑姆巴斯女人结婚生子后就把自己门牙拔掉,也许她们这样做是对男人的忠,家庭的爱。也许在黑姆巴斯男人眼里,女人拔去门牙,与她们肤发涂红泥,佩戴装饰品一样,是一种美。

其实,在奥普沃还有另一种同样上身赤裸的女人,她们与黑姆巴斯女人不同的是不涂抹红泥,不改黝黑本色,体无异味,上身坦然向人,下身彩裙飘逸。尤其是把头发编织出各种颜色的小辫子,五光十色,远比黑姆巴斯女人红泥辫子好看。当地人叫这类女人“金姆巴斯”,也许是黑姆巴斯人的一个分支,也许不是。遗憾大多数游客只知道红泥裹身气味熏人的黑姆巴斯女人,不知道本色示人小巧可爱的金姆巴斯女人。

我对金姆巴斯人也知之甚少,连“金姆巴斯”如何拼写都不知。除了照过几张照片,可以说一无所知。

  

现在越来越多的黑姆巴斯人走向奥普沃,更多地接触和融入了现代社会。只知道为男人生孩子的黑姆巴斯女人,经过游客无数次邀请与她们照相合影,渐渐明白了自身天体的人文和商业价值。我初到奥普沃时期,拍摄黑姆巴斯女人和与她们合影使她们感到荣幸,得到一块两块硬币小费特别高兴。八年后我陪来纳旅游的爱人到奥普沃,与黑姆巴斯女人合影她们首先会谈价钱,不是五块十块能打发了的。更有一些勇敢的黑姆巴斯女人显眼地活跃在纳米比亚首都和其他城市。她们做小生意,销售具有本民族本部落特色的工艺品,为城市增添了一抹红泥色彩。黑姆巴斯女人的这种变化,是纳米比亚现代社会的进步,还是黑姆巴斯原始生态的没落?

    人们不管山高路远想方设法到奥普沃旅游,主要为的是一睹上裸的黑姆巴斯女人。用现代选美的眼光看她们也许一点都不美,但从原始部落目前仍存在于纳米比亚现代社会的现实角度来看,是黑姆巴斯女人延续了黑姆巴斯部落历史,她们无疑是美的。

我曾驱车山林旷野,走进部落,跟踪原始,寻找历史,探究人文,尽可能在广度、深度和精度上接触黑姆巴斯这个现代社会的人类“活化石”。这也是我辛勤工作奥普沃的一种收获吧。

奥普沃工程交付离开前,一位奥普沃乡土艺术工作者送给我几件黑姆巴斯工艺品作为纪念:一只醮着红泥的枝条编制的篮子,几个小小的红泥制作的原生态黑姆巴斯女人。我带到了首都收藏着,那是我一年奥普沃日日夜夜与黑姆巴斯关联的一点念想。回国前收拾行李时我犹豫再三,最后还是丢弃了。我担心散发着黑姆巴斯味的工艺品,被海关卫生检验检疫部门当作进口污染物而罚款。

 

遥远的奥普沃,千里颠簸的奇妙旅途,大自然孕育的动物精灵,原始裸露的黑姆巴斯女人,都留给我酸甜苦辣永远的记忆。(全文完)

 

分享几张摄于奥普沃的黑姆巴斯照片,欣赏和感受纳米比亚原始部落的神秘魅力。(部分照片翻拍于多年前老照片影集,质量较差)

 

黑姆巴斯女人

我在奥普沃大道停车,几个黑姆巴斯年轻女人走到车旁,我注意到她们身上的装饰品,感到美。拿出相机,示意问:可以照相吗?她们点头。我在车内照了一张,她们很高兴地接受了我给的一些硬币小费。(背景建筑为奥普沃医院)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又一次,遇到这位黑姆巴斯老女人(也许年龄并不大),比划问:“可以照相吗?”她伸出手指,我不明白她的意思,是说“这个价钱”,还是“你敢?”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走进城市,走近现代

    黑姆巴斯女人在温得和克人行道上兜售黑姆巴斯部落工艺品

   (中国医疗队医生拍摄)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背上的孩子睡着了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男孩?女孩?

有人说黑姆巴斯男孩子与女孩子在生理发育前只能从盘在头上的辫子方向区别,辫子朝前的是女孩,向后的是男孩。但我在奥普沃医院前拍到两个黑姆巴斯孩子,头上两根辫子,一根朝前,一根向后,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背景建筑为奥普沃医院)

这个孩子的辫子朝前,是女孩子吗?不知道。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部落走访:瞧这一家子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路遇

毛驴是黑姆巴斯人主要的交通工具,在奥普沃经常看到骑驴远行的黑姆巴斯。也遇到过拦我车捎脚的步行黑姆巴斯男女,如果我驾驶的是大卡车我可能会停车让上,但如果开的是吉普不愿理会而绝尘而去。他们,尤其是她们身上的红泥颜色和气味会污染我的车子和鼻子。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金姆巴斯小姑娘

黝黑的天体,本色向人。七彩的长发,朝霞满天。奥普沃魅力不输黑姆巴斯红泥女人的金姆巴斯彩发小姑娘。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汪增伦:非洲岁月记忆-- 遥远的奥普沃(3) - 南京二中老三届 - 南京二中老三届

 



  评论这张
 
阅读(5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